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王牌军妻有点甜
展开

王牌军妻有点甜 椰果布丁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10.27万字| 151总收藏

冷哲,铁狼集团老大,军中的阎罗,帝都的霸王。
传闻清心寡欲,脾气暴躁,爱耍流氓爱削人。
简璃,铁狼集团新晋女教官,拆的了炸弹打的过流氓,面冷心善还很傲娇。
他跟她,相爱相杀十三年,却越杀越远,再见——
他参加聚会喝醉了酒,她帮姐妹儿捉奸走错了地儿。
他被一帮损友丢给了她,酒精冲脑他三拳两脚轻松把她给撂倒。
她头脑一热,反扑反压反败为胜把他彻底的给推倒。
一觉醒来,她怂了,跑了,也顺势把某位爷给惹毛了!
半个月后——
她穿着迷彩成了他的兵,他嗜血一笑:“再敢跑,当心老子打断你的腿。”
再后来——
艰险的任务归来,他血衣蔽体,将她抵死在了墙角。
他高烧不退,唇齿厮磨:“简教官,你好甜。”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椰果布丁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75.05万

  • 创作天数

    291

其他作品

  • 老婆,跟我走(完结)

    她,男科实习医生一枚。 他,AK集团一把手,三十岁高龄老处男一枚,闷骚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纯情的心。 他是闷骚老处男,是无赖,是暴君,她都说了不嫁他了,他为毛还死缠烂打? 某女傲娇的揣着某妖孽的种,神来杀神,佛来弑佛,纵然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嫁!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嫁没关系,看他如何变身阎罗将孩子他妈拐到手! 【男强女强强强联手,婚后夫妻联手打怪兽!】

    加入书架
  • 老婆,拒婚无效

    他,钱家独苗,DK国际集团一把手, 为躲避频繁的相亲,他绑了她也拐了她,随之而来的体检令她一跃成了他的主治医生, 为了让她听话的呆在身边,他开始厚颜无耻变本加厉的进行追‘妻’行动。 然,随着爷爷的插手,旧爱千金的归来,曾经被故意隐藏的事件终于逐渐浮出水面。 在这一场你追我逐的游戏中,是阴谋还是诡计?是欺骗还是真情?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放心入坑】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

  • 顾先生,我在暗恋你

    婻行

    “顾先生,我确实是在暗恋你,我没什么胆子,喜欢你这样的话只敢说一次,如果你对我没有一丁点那种意思,那我现在就辞职。”“很好,安珺奚,从没有人敢威胁我。”“……所以呢?”“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在原地等着,我马上过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靳少,早上好

    妖妖逃之

    “疼,不要……”叶微蓝尝试着从男人的怀里逃脱,却被男人一把摁回怀里,低音宠溺又无奈:“掏个耳朵都这么娇气,嗯?” 众所皆知禁欲男神靳仰止矜贵内敛不近女色,谁能想到有天他会把一个女人放在心尖上宠。他的卡,她随便刷,他的人,她随便用。靳仰止说: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我会陪你吃你爱的食物,送你喜欢的东西,满足你对婚礼的所有幻想,让你对余生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叶微蓝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开索取无度的男人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槿郗

    【1V1,欢迎各位小仙女们进坑】传闻医学界翘楚,军商世家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你想离婚?”“恩。”“理由。”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后来,她倾尽所有,却换来一道如寒潭深水般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签字,离婚。”再次相遇时,陆景衍才知道什么是一眼万年,有些东西似乎早已注定,却早已物是人非。他问,“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