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入我相思门
展开

入我相思门 Hera轻轻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24.35万字| 124总收藏

那一天,他走进她的纹身店,从此入了她的相思门。
.
她叫温茗,她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
她只记得,那个男人后背的轮廓、怀抱的温度和眼底的决绝
她用了两周时间在他身上留下印迹,最后,花去两年也没有将他忘记。
遇到秦延,是她贫瘠生命里最热烈的一次花开
她愿,花开不败。
.
他叫秦延,爱情于他是最不重要的东西。
他习惯了刀口舔血,无欲无念地行走在这个世界
他只想要一个纹身,却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将自己刺进了他的心里。
遇到温茗,是他亡命旅途中最深沉的一次羁绊
他想,为她回来
.
一个纹身,一场情深,一生纠缠。
如果,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新浪微博:轻轻丫
读者群1:293892654
读者群2:543518546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2

排名271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Hera轻轻

  • 作品总数

    10

  • 累计字数

    437.58万

  • 创作天数

    1271

其他作品

  • 长镜头

    出版名《全世界借我一秒爱你》 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76855.html 小伙伴们多多支持哈~ * 新文《心悦君兮》 阅读地址:http://novel.hongxiu.com/a/1096985/ * 年少时候的一段懵懂暗恋 心心念念六年 在呼啸远去的时光里 宠爱着她的竹马表白未果愤然离去 对身边深爱着她的人也只能装傻到底 六年之后 他携着巨大的光环和娇美可人的女友回国 以为他是天之骄子 却不料 重重的时光里 她不过是个锁了心门按时长大的女孩 他却是在经历了世事之后的涅槃重生 当尘封的记忆再次打开 才幡然醒悟 当初的那场暗恋 是一场彼此爱恋的错过 谁的喜欢更早 谁的思念更深 他们的爱情是最长的镜头 她在镜头里寂静欢喜 他在镜头后微笑成海 长镜头 定格一瞬间 那一瞬间 是幸福

    加入书架
  • 若爱以星光为牢

    少东,爱你就像一场孤单流浪。 而我,要辗转多少城市,经历多少逃亡,才能奔向有你的远方。 或是,彻底将你遗忘……

    加入书架
  • 浮光深处终遇你

    后来,浮生未歇,后来,韶华向远 人人艳羡,她苏听溪是江年锦手中的一张王牌, 可是,她知道,王牌也不过只是一张牌…… ——这一路繁华,不倾城却倾我所有, 一晌贪欢或是一生相守, 江年锦,这一次,你来选。

    加入书架
  • 良人可安

    后来,他为她脱去制服,纵身商海 后来,他为她惩奸除恶,运筹帷幄 . 他让她知道:黑夜再猖獗,星光永不灭

    加入书架
  • 有个人爱你很久

    你知不知道,就算绝望如雨倾盆而下,只要仰起头总会寻到一丝微光。 你相不相信,某一天某一个地方,有个人会突然出现,他能给你救赎。 . 南姣爱过一个人,爱到万念俱灰山穷水尽 她背负所有骂名与罪恶远离,从此销声匿迹 原以为这一生都将如此暗淡无望,没有波澜 . 直到,上天安排她遇到了陈绍祁 . 这个男人有她见过最好看的眼睛 他沉默时如山,撩人时亦能满嘴情话 他陪她经风历雨,他为她孤注冒险 当死亡逼近,他说:“南姣,我要你活。” . 是他,为她余生填进光明信仰和惊涛骇浪 他是她的救赎。 .

    加入书架
  • 突然想爱你

    我们这一生,总会爱上一个超乎自己想象的人 也许初遇时相看两厌,后来却能相爱相生 秦两两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爱谁 她背起行囊,以连城为界朝着北边越走越远 然而,秦家却连浪迹天涯的安然都不愿给她 一纸婚约,她被急召回国 从此双脚踏进陆迟衡布满利刃的世界,再无回头之路 她说:“陆迟衡,我没的选,哪怕你是个怪物,我也只能嫁给你!” 他是花名响彻连城的陆四少 他喜怒无常、神秘莫测,是秦两两心中最不适合成为丈夫的男人 纵然他权钱威震一方 可依旧抹不去曾经背负的惊天丑闻 他爱的女人离他远去 他敬重的兄长只想将他诛之而后快 他说:“秦两两,你说的对,我就是个怪物!” 她本是秦家棋局上最不重要的一颗棋子 却成了他盔甲下最不堪一击的软肋 他为救她挚爱出火海,忍受了七天七夜滚烫蚀骨的痛 他亲手送她离开,又半路不舍将她抢回 她每一次逆水行舟,他都挺身而出相伴左右 他的心里藏着最深最浓烈的爱,可他给不了她最真最平凡的生活。 当浮华的表层褪去,伪装的面具跌落 他只想知道:“秦两两,你真的不怕吗?” “陆迟衡,哪怕你的世界只剩枪林弹雨,没关系,还有我爱你。”

    加入书架
  • 流鱼无恙

    「逆水流鱼,不死不休」 那年,她20,他21 他将她压在练习室的地板上表白 她反问他:“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街舞?” 那年,她27,他28 她将他堵在酒吧的过道里撒酒疯 她对他说:“你可以不再爱我,但你不能放弃街舞。” 彼时,他一头脏辫,满身辉煌 后来,他敛去锋芒,隐隐于世 滕翊原本以为,当他卸下盔甲,从此舞台与江湖不在 直到那个女人回到他的身边,一遍遍拂净他心头积尘 数年饮冰,热血难凉。 千锤百炼,梦想不毁。 阮妤永远记得,滕翊王者加冕的那个晚上,他穿越人海而来的坚定目光。 他说:“为它,初心不改。为你,矢志不渝。” 青春卷+都市卷 1V1 HE

    加入书架
  • 华灯初处起笙歌

    他为她筑下满世界的灯火,只为她能够寻着回家的路.

    加入书架
  • 心悦君兮

    后来,有人问她:如何才是爱? 她说:当你面对他时,既想保持着自己凛冽的骄傲,却又无法掩藏心底的脆弱。如此,便是爱了。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言吧书友15420892367885828

    570 迷妹值

  • 2

    慧慧小河马

    308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安AN

    905 迷妹值

  • 2

    不思过去01不畏未来

    806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4963295070233540

    806 迷妹值

  • 4

    lanny28

    806
  • 5

    言吧书友15272936537335453

    806
  • 6

    言吧书友15272404732810980

    806
  • 7

    言吧书友15217241922473575

    806
  • 8

    言吧书友15174425399270999

    806
  • 9

    夏之恋1704120

    806
  • 10

    天天天晴1603060

    806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互撩文,1v1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一见轻心 霍少的挂名新妻

    开心果儿

    “知道为什么娶你?”婚房,男人声音漠漠。“是。”唐语轻乖巧点头。“这段婚姻不过各取所需。你若是让我满意,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若是痴心妄想……”男人黑眸危险地眯起,“你该知道,我霍行琛三个字,不是糊弄人的。”***24岁,唐语轻成了霍行琛名义上的妻子。登过记,见过家人,G城却几乎无人知晓她的存在。她懂分寸,知进退,乖巧地守着妻子的本分,在任何需要出现和消失的时候,都拿捏准确。当然,霍行琛深知,她的乖巧

  • 婚期一年

    宝拉

    【已完结】(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宠文、1V1双处,坑品保证!)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我要……”“乖,我知道你要!”“我是要……”“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