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跟我乘风而逝

跟我乘风而逝 尔虞钟 2785 2018-10-11 23:52:55

  南校处高一十七班

  君楼兰看着枯燥的课堂,眼睛一乏一乏上下摩擦着。

  瑶子看见楼兰昏昏欲睡。“嘿,楼兰,又不认真上课。”小声叫唤。

  英语老师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The coming great pain, the ending is an imperfect ending.”

  “听见我说话了吗?”瑶子用笔戳了戳身后的楼兰。也注意着老师的视线,免得让老师发现楼兰在打瞌睡。

  楼兰以为是老师要过来,立马清醒了过来坐直。

  瑶子看着楼兰一副邋遢相,头发乱蓬蓬的,皮肤油腻的很,一看就知道今早没漱洗。忍不住扑哧一笑道:“醒啦。”

  楼兰眼前渐渐清晰了起来。眼前一位露额一字眉内双眼皮女子,眼神略带一丝不屈意志,嘴唇厚实饱满。一副鹅蛋脸庞,五官长得十分有气质,她是杜瑶子。

  楼兰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懒腰,清醒下睡意。“怎么?”

  “上课了,总是睡觉。”

  “………”

  “没精力上课。”

  瑶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你也得好好学习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的很烦,别说了。”楼兰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拿起英语书“啪”的一声让全班的目光投入了过来,弄得瑶子和楼兰一脸尴尬。

  直到下课后,瑶子再次转过身来看着楼兰道:“怎么?心情这么郁闷?”瑶子见楼兰表情下坠,毫无美感。

  “没什么,就是想睡觉。”楼兰没有一点儿力气说着。

  “去不去吃点东西,这样就不困了。”

  “不想去。”

  “我帮你去买。”

  “不用了。”

  “走了。”瑶子说完便立刻离开座位上出去了。

  楼兰也没在意,便又卧在桌上睡了下去。

  “我们向着天上的星星们发誓好不好?他们都是已故的记忆星辰,有他们见证,誓言才最真切。”

  “我对这记忆星辰发誓,永不分离永远相信这份来自不易的物语。”

  “我也发誓,记忆星辰,永不分离死生相依。”

  ……

  “我都是为了你好!”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为了我好?你是想多了吧。”

  “我没有那样想过,我也没有和她有过任何关系好吗?你想想我的感受好嘛?”

  “没有关系?这些是什么?这些到底是什么!”

  “这些都是别人整出来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我们过了这么多年,你就对我的信任是这样吗?”

  “你做出这种事!我如何相信你!”

  “你别这样好嘛?我真的很害怕。”

  “我怎么样了?你又怎么样了!你可以离开我了!滚!”

  “我……你就这么不在乎吗?”

  “我在乎什么?跟你过这种日子我也过的烦透了。”

  “是……我走……我走……”

  ……

  “我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不要离开你。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离开我。”

  “傻子,我从来就不想离开你,我也最相信你……我没有背叛我们的誓……言。”

  “不要!不要!不要走!你起来啊!你起来啊!你给我醒过来!不要走好不好,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不会跟你赌气,不惹你生气,不浪费钱,不偷懒,不背着你打游戏抽烟喝酒。你醒来好不好,你醒来好不好。”

  ……

  楼兰惊醒,额头冒冷汗,大口呼气调节心里压力。

  “怎么了?”瑶子见楼兰眼神一股恐惧,应该是梦见不好的东西了。“做噩梦了?”

  “看见了两个身影,一些话语……”

  “看见鬼了?”瑶子忍不住一笑。“给,你最爱吃的零食。”瑶子递给楼兰。

  楼兰还没缓过神来,眼神呆滞。心想:怎么会梦见这些?他的身影好熟悉……

  “怎么?”

  瑶子出现在楼兰视野中。

  楼兰懵逼接过零食。“谢谢~”

  瑶子都有些困惑了,什么梦把他居然吓成这样了。

  感觉吧,许多事真的有巧合。遇见你是一个巧合,跟你说过同一句话是一个巧合,没准在我心里藏着你也是一个巧合。

  许多故事从两个人的喜怒哀乐是是非非开始。认识了,我们就是一对了,你就是我生活中的调味瓶。

  傍晚时分君三秋家中

  家中颇富有的君家在青懿郊区的一栋别墅中,来来回回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三秋是每天跑来跑回的,健身是三秋的爱好。

  三秋脱掉今天汗气熏熏的训练服,准备好好的洗一个澡,好好放松一下,累了一天。

  三秋的姐姐君紫兰也刚刚从外地回到家中房间里睡觉,三秋也还不知道姐姐已经回来了。

  三秋父母是青懿大户,不轻易回家陪三秋姐弟俩,常年到处奔波,所以三秋也习惯一个人在家里。

  就是因为三秋喜欢一个人在家,一点也不拘束,洗澡也是如此这般。洗澡洗完后也不喜欢穿衣服,带一条浴巾擦干头发就直接往外面走去。

  君紫兰睡了几个小时也睡醒了,便出去看看三秋回来了没有,便出了自己房间门去。

  三秋正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而三秋和君紫兰的房间就是对立的。

  当君紫兰打开门的一瞬间。“啊啊啊!”一阵尖叫。

  三秋见到是姐姐君紫兰,眼睛首先是瞪直了看着君紫兰,让后眼睛上下瞄着自己的全裸的身体,在之后连忙拿浴巾遮羞,最后匆匆忙忙打开房间门,用力“哐”的一声把门反锁了。

  三秋已经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完全不知道姐姐在家里,居然被她看见了。

  三秋在房间里呆了许久,不敢出来,太可怕了。

  君紫兰见弟弟如此这般害羞,也快到吃饭的点了,三秋还得去上晚自习,便去敲三秋的门。“你快点出来吧,你姐姐我还没有吃饭,出来煮饭。”

  “不要。”三秋装稚气,一副害羞劲。

  “你我姐弟,有什么关系,快点出来吧。”其实打心底里,紫兰是在笑的。

  “你出去吃我才出去,不然我不去上课了。”三秋不堪此羞辱。

  紫兰就纳闷了。“这是我家诶,我在我家吃饭也不行啊,我工作很幸苦的诶。”

  “那就别吃了。”三秋果断断了紫兰念想。

  “好啊,你等着。”紫兰打开手机通讯录。

  三秋也不知道姐姐想要搞什么。

  “喂,妈,我回来了。”紫兰打开免提,提高音量。

  “到家了啊?弟弟在不在家啊?”话语清晰能被三秋听的见。

  紫兰三秋的妈妈紫式玉。

  “在,在房间里生气不出来。”紫兰故意嘲讽三秋。

  “怎么了?好端端的生什么气?”

  “我的好弟弟,你的好儿子啊。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害羞。”紫兰偷偷嘻嘻笑着。

  三秋见姐姐这样说话,心里更加不好受了,赶紧穿好衣服,在门旁仔细的听着。

  “怎么了?什么害不害羞?”

  “我的好弟弟啊,以为我不在家,他洗澡出来什么也不穿,以为家里没人,正好被我碰见了,我都给吓个半死,我都没有害臊,我这个脸皮薄的弟弟倒是比我还害羞,现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说什么也不出来。”

  三秋听见这些,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三秋用手捏了捏额角,轻轻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真是造孽……”

  “没事没事,紫兰,弟弟还小呢。”

  紫兰装作一副吃惊的语气道:“三秋还小?我的好弟弟你的好儿子我高了一个脑袋多,这样还算小?”紫兰稍稍降低了语气:“三秋的身体挺魁梧强壮的哦……”紫兰羞嘻嘻笑着。

  三秋也没听清紫兰最后说的话。

  “你可别对你弟弟有什么非分之想……”

  “什么!”三秋听见这句话明明白白,心想莫不是刚才姐姐说的那话猥琐至极?才能让妈妈说出这“非分之想”四个字来?三秋立马冲了出来。“姐,你怎么能这样,这可是很……”三秋不知如何开口便停顿了下来。

  紫兰见三秋终于出了来,便跟妈妈说:“三秋出来了,你跟他说吧,他居然把我想成了那么那么猥琐的一个姐姐形象,我饿了,不想解释,你来说。”说完,把手机递给三秋,便忍不住扑哧一笑就下楼找东西吃去了。

  “喂,三秋?”

  “妈~”三秋一股委屈巴巴的声音。

  “你姐刚才跟我说,你比我和你姐都长的高了,没有说其他的,别误会你姐了。”其实妈妈紫式玉那边也是嘻嘻笑着的。

  “不是这些,下面说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