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农药峡谷之看我不打死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农药峡谷之看我不打死你 墨鸣奇喵 2090 2018-10-11 23:58:09

  项羽脑子一时有些混乱,但他来不及多想,便被围过来的打手们一脚一脚的踹在身上。

  虽然踹的不是很疼,但也是踹的让他爬不起来。

  他面目狰狞的别过脸看向自己先前所站的地方,此时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用口型对着他说了一句什么后,便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而此时终于有人发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小项羽了。

  一人惊呼道:“天呐!项羽这是怎么了?”

  另一人立马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道:“他……他死了。”

  “什么?刚刚还好好的呢,怎么会?”其中一人摸着小项羽的小脸蛋一脸心疼道。

  项羽蹙眉,这小项羽刚才明明就将竹条刺到了自己的胸口,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项羽正头大之时,那个与项羽一模一样的人旁若无人的走到了他的跟前,对着项羽挥了挥手。

  项羽一怒之下,立马脱掉一只鞋朝着他丢了过去。

  而他的一板鞋却是穿过了面前这个与他一模一样的那人,直接就打到了那老板娘的身上。

  只听得‘轰’的一身,那老板娘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下啊,那几名打手终于是见识到了项羽的狠气,于是便纷纷罢手。

  他们看了看项羽杀气腾腾的双眼,又看了看被‘暗器’所伤的老板娘,于是便毫不犹豫的冲向了他们的老板娘,一边替他们老板娘掐着中,一边防备的盯着项羽。

  而此时,那个与项羽一模一样的项羽缓步走到了项羽跟前,对着项羽微微一笑,道:“那就委屈你了。”说着便甜甜一笑,随即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听到这句‘委屈你了’以及那个笑容,项羽顿时就想起了那个也叫项羽的小孩子。

  这会儿,项羽总算是明白了那个也叫项羽的小孩所说的话了——‘“来了一个项羽就可以出气一个项羽。”

  所以,他这才将自己的灵魂挤到了过去的自己的身上,而自己现在的灵魂又将过去的灵魂挤到了——那只狗的身上……

  以前听老一辈人说‘鬼上身’是,只听说过强大的灵魂会将弱小的灵魂吞噬或是将其挤走,这自己现在的灵魂比以前的灵魂强大倒还可以理解,之时这孩子的灵魂难不成比自己还厉害。

  “怎么会这样?”项羽自言自语的皱了皱眉鼻子,这下,这一切也虽是说的通了,但他这么也搞不懂。

  而就在这时,那个属于项羽独有的声线传到了项羽的耳朵里。

  “多谢咯,项羽小兄弟。呵呵呵哈哈哈哈。”那小项羽用着项羽的声音学着大人的口气道,他的笑声越来越远,而到了项羽的耳朵里确是愈发的刺耳。

  听着那刺耳的笑声,项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看着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不,那个人就是自己。那个卑鄙的小孩居然……

  就在这时,那地主推开人群,匆匆赶来。

  “怎么了?怎么回事?”那地主左看看右看看,待他瞥见了人群中央,正躺在地上的老板娘之时,顿时失声大叫起来:“小菊,小菊你怎么了?”

  “小菊?嗯?”咋这么耳熟呢?项羽歪了歪脑袋,顿时内心咯噔一声,对了,王二狗的女朋友也叫小菊,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如此的耳熟。

  “小菊,你醒醒啊!醒醒啊,小菊!”那地主顿时有些慌神了起来,一个劲的大吼道。

  不过片刻,那地主便冷静了下来,随即看向周围一众打手道?:“快,快送医院啊!”

  “可,可是老大,咋送啊?”那名身着黑色汗衫的男子抓了抓脑袋道。

  听到此人的话,那地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立马上前,一脚踹了过去。

  只可惜没将人踹到,自己确是差点给摔倒在地了。

  于是那地主的怒意又多了三分,只见他慌忙稳住身形,双手叉腰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指着那身着黑色汗衫的男子道:“你,你还敢躲?你给我过来!”

  身着黑色汗衫的男子闻声便两步拆作三步缓缓移到了那地主的跟前。

  那地主狠狠的将其踹了一脚后,这才解气道:“怎么送还要问我吗?”

  “老,老板啊,这离开村庄的方法只有你和老板娘知道,至于医院,你不是说过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也有两百公里吗?”那名身着红色体恤衫的男子嘀咕道。

  “是啊,要不然像这样优秀且俊俏的人又这么会甘心呆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那胳膊上有着扭曲蔷薇刺绣的男子附和道,语毕好像说错话一般的立马就捂住嘴巴双眼轱辘轱辘向想那地主,见他无异样这才放心的轻轻地拍了拍胸口。

  “够了!我现在就教你们如何出去。”那地主面色凝重道。

  “好好好!”那身着黑色汗衫的男子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道。

  其余几人也是一脸希翼的看向那地主,内心盘算着出去了在去哪,出去了就不回来了之类的盘算,但最后却让一声巨响给幻灭了——“你敢!”

  “你敢!”那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板娘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立马就睁大了眼睛瞪向那地主。

  “老婆!你可算是醒了!”那地主立马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那老板娘给扶了起来。

  那老板娘一起了便双手叉腰与众人对视,用眼神震慑四方,周围不管是打手还是那些工人,皆是被他吓得后退半步。

  “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到死,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

  “就是到死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这句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将人们最后的一丝希望给浇灭。

  佛教的信徒,他们相信,今生受苦,今世怀揣善念,来世就会有福报。

  基督教的信徒,他们相信,人活者的时候就该受苦,这样死后才有机会去往天堂。

  所以,能支撑人类在苦难中活下来的,无非就是“希望”。

  而如今,那老板娘禽兽将这希望的火苗给掐灭了。

  于是,一群人没有了希望,反而变得不怕死起来。

  只见那群原本病恹恹的人们,顿时一脸仇恨的看向那老板娘。捡板砖的捡板砖,摔碗的摔碗,总之身旁有什么可以当做武器的就拿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