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吃货,快到碗里来!

第五十四章

吃货,快到碗里来! 慕之山 3058 2018-12-07 00:59:59

  苏盼进去换衣服,顾然在外面等着。

  突然有一种约会的感觉!

  不过,看苏盼这精神状态,也不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顾然当然不相信她没事。她不像是任性的人。从她离开之前还专门打电话给苏妈妈,就看得出来她其实很细心。

  听叶姒说,苏盼平时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跟她们说。可是这一次却毫无预兆地消失,只能说明她遇到了连叶姒和鱼米都不能知道的事。

  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沉思间,苏盼已经出来了。

  顾然很快收敛心思,随苏盼往外走去。

  两个在附近找了找,最后一致决定选了一家小饭馆坐下来。

  这家小饭馆门面比较小,相比较而言,客人也最少,可是却最为整洁,布置得也很新颖,一扫那种旅游景区模板式的风格,所以苏盼一眼就喜欢上这里。

  漂亮的老板娘见到有客人到,热情地用四川话招呼着两人。

  “欢迎欢迎,两位想吃点啥子喃?这是菜单,你们随便点嘛!”老板娘一手递过菜单,一手拿着笔准备记菜。

  苏盼看了看价格,倒是比较实惠,不知道分量怎么样。

  最后还是不能免俗地点了几个特色菜。

  老板娘大声向厨房报菜名,然后麻利地为两人参茶倒水,笑着说了一句“那你们等一会,菜很快就来”,就去了厨房帮忙了。

  见老板娘离开,苏盼小声对顾然说到:“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菜,我随便点的,要是不好吃的话,你别怪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厨房,才笑嘻嘻的说到:“不是有句话叫‘秀色可餐’吗?看在老板娘这么漂亮的份上,这菜应该也不会太难吃吧!”

  顾然被苏盼逗乐了:“秀色可餐是这么用的?”

  “当然了。长得漂亮,可以让难吃的菜都变得能吃了。”苏盼继续瞎掰。

  “嗯,对。于我而言,同理可得,你长得漂亮,所以你说什么都对。”顾然很珍惜这难得的独处时光,最为难得的是苏盼对自己的那份随意和自在,不再像以前那样始终透着一股距离。

  看着苏盼心情还不错,顾然试探着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你是怎么突然想起要一个人来这里玩啊?”

  苏盼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然,说到:“你想知道什么?顾总,你们公司的人知道你这么八卦吗?”

  现在的苏盼早已经不害怕顾然了。当然,也是因为顾然刻意在她跟前释放出一种无害的信号,让苏盼慢慢放下了戒心。

  明知道苏盼是故意借着损自己来岔开话题,但是他并不打算让她得逞。

  既然都开了口了,自然要问下去的。

  于是顾然说:“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但我想至少你应该知道,因为我只对你的事情感兴趣,哪怕是八卦。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吗?”

  苏盼的脸色冷了下来:“可是顾总,并不是你感兴趣,我就必须向你交代我的事情。”

  很好!拒绝得很果断。

  顾然似乎没有看到苏盼快要变脸,继续说到:“交代这个词用的不合适,我是出于关心,而不是来审问你的。”

  顿了顿,看苏盼的脸色有所缓和,才接着说:“要不这样,你不想说就算了,我来说,你来听。”

  不待苏盼回答,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你这次出门肯定是遇到事情了,第一是因为你请假很突然,这不符合你一贯的风格,第二是因为平时你在朋友面前是一个无话不谈的人,但是这一次却连她们俩都不知道,所以你这次这个问题可能有点严重。”

  顾然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苏盼的脸色,“因为你离开前特意向妈妈报备,所以应该也不是为了家里的事情。”

  “那么,你是因为王子君,才来这里的。”最后一句是下结论,而不是疑问句。

  听到顾然说出那个名字,苏盼有些晃神。

  她想起那天就那样跟他说了分手,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这些天刻意回避着想起这些,现在却被一个名字轻易勾起了满心的惆怅。

  苏盼不想说话了,无精打采地趴在了桌子上。

  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没了笑容。

  顾然知道自己猜对了。

  正当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老板娘端着菜出来了,看到苏盼的样子,以为她是饿坏了,于是笑着说:“不好意思哈,等饿了哇,我马上给你们打饭哈,你们先吃点菜哇,尝一下我们这菜的味道安不安逸。”然后又风风火火地为两人打好了饭。

  不像刚才的有说有笑,两人沉默着,只顾埋头吃饭。

  顾然想要打破这种沉默,于是转移了话题:“你明天登顶了,最想去看什么?”

  苏盼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别人的心情。所以努力克服内心的酸涩,接过话头,说:“我最想去看看舍身崖。”

  “舍身崖?”顾然有些吃惊,“你要干嘛?”随即充满警惕地追问到。

  “是啊”看到顾然紧张的表情,苏盼觉得很好笑,“你觉得我想干嘛?”

  顾然说:“你自然是来领略祖国的大美风光而已啊。”生怕把苏盼给引导偏了,可是心里却暗自决定明天一定要好好跟着苏盼。

  苏盼没再接话,埋头大吃。没想到这家小店看起来小,菜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尤其是炝炒野菜,吃起来略微带着这苦味,但是回口又有些脆甜。

  苏盼吃了两碗饭,还想再吃一点的。被顾然拦住了,说是本来吃饭吃得晚,如果不加节制,恐怕晚上会胃疼。

  完了,还加一句:“如果你实在喜欢,明天我们再来就是了!”

  正在核账的老板娘一听很开心,立马说到:“欢迎欢迎!你们在这多耍几天噻,看哈日出,找一下佛光,多安逸的。”

  苏盼心想:“所以顾然是来哄老板娘开心的吗?”

  本来顾然想让苏盼在附近再转转,消化一下,可是苏盼实在太累了,死活不干,顾然拗不过她,只能跟着她一起回到住的宾馆。

  把苏盼送进门,临走前顾然问:“你打算明早什么时候出发?这里离金顶不远了,你可以多睡一会。”

  “不了,今天下午睡过一会,好多了。明天我要早点出发,我想去看看能不能看到日出。你累了就多睡一会吧,毕竟你是来出差的,还有正事要干的。我们不如就此别过,后会无期。”苏盼‘热心’提醒某人,还学古人做了一个告辞的手势。

  顾然一把拉住她,手上的触感果然还是那样顺滑,但是没机会多感受一会,在她的手下意识刚要往后一缩的时候,顾然就无比自然地放开了她的手。

  顾然掩饰性地把手握拳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说到:“你要是明天早上敢偷偷溜走,我立马就告诉所有人,你在这里。”不过这个所有人,自然不包括王子君。

  “你……”叹了一口气,苏盼说:“你这又是何苦呢?一个大老总,耗费宝贵的时间,毫无意义地陪着我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人在这爬山。”

  “你并不知道这对我的意义有多大。而且,我听说从这里上去有一片猴区,野生猴子性子比较烈,我怕不安全。好了,反正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记得早点叫我。”说完,不给苏盼反驳的机会,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苏盼:……

  结果两个人晚上都做梦了。

  苏盼梦见自己就跟美猴王一样,跟山上的猴子猴孙们玩的那叫一个开心,梦中苏盼还在嘀咕:“这些猴子哪里性子烈了嘛?温顺地就跟小绵羊一样。”

  而顾然却梦见苏盼从舍身崖径直跳了下去,吓得顾然出了一身冷汗,醒来以后再也睡不着,于是坐在床头闭目养神,耳朵却一直听着外面。

  虽然看起来是他比较强势一点,但是顾然心里很清楚,苏盼才是掌握着二者关系的命门。

  不是有句话这样说的吗?在爱情里,爱的多一点的那个人,一开始就注定赢不了。

  当然目前还只是某人单恋。

  所以就算苏盼真的悄悄撇下自己,一个人走了,自己也是舍不得吼她的,到时候只能加快步伐赶紧跟上罢了。

  而隔壁的苏盼,完全没有这些纠结,睡得跟猪一样。

  山上的空气十分好,环境又清净,睡起来特别舒服。所以当苏盼睁开眼睛,发现太阳都不知道出来多久了。而调好的闹钟什么时候被自己关了的,她都想不起来了。

  好吧,不能看日出了,只能看看其他的了。

  虽然进入夏天了,但是峨眉山海拔三四千米,空气中还是有一股凉意的。所以苏盼特地带了一件运动外套。

  收拾好了以后,苏盼本来想去叫顾然的,可是一看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忍不住想顾然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在敲门的时候,苏盼嘴里还在说:“希望他已经走了……”

  但是,天不遂人愿。顾然很快就来打开房门,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看样子起床很久了。

  苏盼压抑不住她的好奇心,问到:“这么快?你不会昨晚没睡吧?”

  顾然示意她进来,然后告诉她:“我睡了,只不过醒的比较早。我顺便处理了几个文件,还听到了你闹钟响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