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浪矢先生的烦恼

外传 千叶青木篇

浪矢先生的烦恼 陈彧先生 4407 2018-11-09 09:16:37

  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她会成为你的目标,让你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了。

  在介绍这个目标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千叶青木,你们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够了,因为我全身上下完全没有其他的值得一提的东西。

  而我的目标,她的名字叫做浪矢亚美,一个近乎于完美的女人,她是公司人事部的经理,而我,是宣传部的一个小职员。

  我今年二十九岁,她也一样。

  她是今年的四月份来我们公司的,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坐上了经理的位置。而我,在这个公司已经混了六年了。

  严格来说,她应该叫我一声前辈。事实上她已经这么做了,在她进公司的第一天,她看到了我,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兴奋。

  “千叶前辈!”她在公司所有人面前这样叫出了我的名字。

  然后所有人都向她投去了嫌弃的眼光,因为我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很清楚——万年吊车尾,业绩永远是最后一名,不思进取的代名词。能跟我这样的人熟络的人,任谁也不会看得起吧。

  但是亚美叫我前辈这件事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我们早就认识了。

  那时候我高中三年级,她比我小一届,篮球社招新的时候,我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子。

  “学长好,我叫浪矢亚美。”她递给了我一封入社申请书。

  我想告诉她,篮球社其实不招女社员,不过橘抢在我说这句话之前同意了她的入社申请。

  就这样,亚美成了我们篮球社的第一个女社员。事实上,她没有任何的篮球基础,因此,我和橘不得不给她单独安排了一系列的特训。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非常聪明,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聪明,因为我讨厌天才,所以我不打算用这个词来概括她的天分。但是总而言之,仅仅用只了半个月的时间,篮球社的其他成员已经完全不是她的对手了,就算是我和橘,对上她也很难招架。

  这样的事情让我觉得很不平衡,不过橘却很满意。

  后来的一天,橘单独找到了我。

  “青木。”他递给了我一瓶汽水,眼神里透露着忧郁。

  “嗯。”我应答着他。

  “你是不是也喜欢亚美。”

  橘的话让我把刚喝进嘴里的汽水全部吐了出来。我想辩解,但是橘没给我反驳的机会,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我十分想吐槽的话。橘拿起了从器材室借出来的篮球,扔给了我,伸出了一只手指,眼神里的犹豫全部转换成了自信。

  “美人只配强者拥有!来吧青木!输的人就退出。”橘这样说道。

  我当时特别想笑,但是没笑出来。

  我没跟橘solo过篮球,不过在其他人的眼里,橘肯定是比我要厉害的,因为他总是在比赛进行到关键的时候能够站出来,而我,几乎都没怎么投过篮。

  “要上了哦!”橘冲我喊道,然后飞快的运球从我身边经过。

  我来不及想别的事情,身体本能地转了过去,在他靠近三分线前把球截了下来。

  “干的不错!青木。”

  在正式比赛的时候也是这样,橘负责拿下分数,而我负责守住分数。所有人都为橘喝彩,但对于我,从来都是一笔带过。只有橘,他会在我截住了对方的进攻的时候,毫不吝惜自己的夸奖。

  现在球在我手里了,我也想像橘那样漂亮的拿下分数。我用假动作带过了橘的防守,冲到了离篮网很近的位置,我的手在颤抖,我有些害怕,但我终究还是把那个球扔了出去。

  两分!

  我完全不敢相信,我抢在橘的前面先拿下了两分。

  “好小子!嘴上说着不喜欢亚美,身体倒是表现得很出色嘛。”橘擦了擦鼻头上的汗,貌似很沮丧。

  我也没反驳他的话。

  后来,有一个同年级的女孩子路过了篮球场,撞见了这一幕。橘在学校的人气很高,很快,那个女孩子招来了许多其他的同学。其中,也包括了亚美。

  我瞥了眼亚美,她没有说话,但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在帮橘加油,但是很可惜,那场比赛,是我赢了。

  橘完全没管那些围观的人,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胸口,说:“你赢了,亚美是你的了。”

  我很确定橘的这句话亚美也听到了,虽然我再往那个方向看过去的时候,亚美已经不在了。不过就算他没有听到,这件事也被那些女生在学校里传开了。

  当时流传的版本有很多,我记得当时最奇葩的一个是说:篮球社双子星为了一个女社员竟恩断义绝拔刀相向。

  但当事人的我,还有橘,也可以包括亚美吧,都完全没对这件事做出回应。不过后来橘有很刻意的疏离亚美,我跟亚美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可最后,我和亚美也仅仅是朋友的关系而已了。

  时间很快就熬到了毕业,而我,跟亚美,也再也没见过面。

  当时毕业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喜欢亚美呢?这个问题我想了大概十年我也没想明白。

  直到今天,我看到江户川那个混蛋借着商量招聘的名义把亚美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可他们根本没谈论这件事,我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他用一种很恶心的语气对着亚美说一些露骨的话,我看不清亚美的表情,但我看到了她向后退了两步。

  江户川生气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我冲了进去。一拳挥在了他的猪脸上,他的眼镜被我碾成了碎玻璃,但我仍觉得不过瘾。亚美把我拉了起来,我注意到她把我起来的瞬间用高跟鞋蹬了江户川一脚。

  最后,江户川进了医院,而我,被开除出了公司。走出大厦的那一瞬间,亚美给我打了个电话。

  “青木前辈吗?”

  手机上显示的那是公司的电话号码,但是我能听出那是亚美的声音。

  她说谢谢我,还邀请我一起吃个饭。我平淡地回复了她一句“好”,但是挂上电话的瞬间,我几乎兴奋地跳了起来。

  这天下午,我毕业后第一次回到了高中的那个篮球场,有几个稚气未脱的大孩子在打球,我在一旁看了许久。他们把球朝我扔了过来,叫我和他们一起玩。

  这也是我工作之后第一次碰篮球,我紧紧地抓住了那个球,和第一次投篮时一样,我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额头上还淌起了汗珠。

  “上啊!青木!”我似乎听到了橘在我的身后喊。

  我把球抛了出去。

  代替橘的声音的是那些大孩子的欢呼声——我投了个三分球。

  孩子们吆喝着让我陪他们多玩一会,我同意了,反正我也没别的地方好去的了。

  我陪着他们玩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天边的云朵由白色变成了红色,在球场上,我体会到了我这辈子从来不曾体会到的快乐,我像以前的橘那样,冲破对手的防守,不断地上演一个有一个漂亮的投篮,当时我对人生突然有了一种新的体会。

  我告诉自己:

  “你不能再庸碌下去了。”

  电话再次响了,是亚美的声音,她给我发来了一个地址,是一个很有名的日料餐厅。

  “怎么样,以后打算干嘛?”

  饭桌上,亚美这样问我。

  其实在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想再去找一家公司,从头再来一遍,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当吊车尾。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亚美,但是她只是撇了撇嘴,似乎并不认同。

  “宣传部有一个新的策划案你知道吧。”亚美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点了点头。

  “卡了很久了,没有合适的,我相信你完全可以做得很好。”

  “可是我已经被开除了。”我说,脸上可能还夹着一些失落。

  “我想要你回来!”

  亚美很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我很开心她会说这样的话,但我内心仍然有些犹豫。

  “招人的事,我说了算。”亚美说着从包里扔给我了一张求职表。

  然后她擦了擦嘴。

  “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别让我等太久。”

  这是亚美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她便走了,离开餐厅前她还帮我结了帐。

  可能她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

  之后的三天,我全部窝在了家里,绞尽脑汁地想那个策划案该怎么写,但总是不满意。亚美也打过电话给我讲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跟她说,她还是不明白,如果我真的让她帮忙了,我的心里会有多不舒服。不过她还是如愿地帮到我了,她那些话很好地激发了我的斗志,我对这个策划案写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终于,我在三天的时间内完成了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策划案。

  我站在了公司的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昂首走了进去。

  负责面试我的是亚美,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面试官好!我叫千叶青木。”我把求职表递给了亚美。

  其他的那几个面试官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刁难我的话,但亚美抢在他们前面录取了我。

  如愿的,我再次被分在了宣传部。带着那份策划案,我又回来了。

  经理仍然是那个姓渡边的大叔,看到我,他似乎又惊又喜。我也早料到了他会是这样的反应,毕竟从进这个公司的第一天,他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到现在也六年多了,如果说除了亚美外我对这个公司还有什么留恋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渡边大叔了,虽然我每次业绩都垫底,但是他从来不会对我说那些太恶劣的话,他只会鼓励我让我再努点力。

  “渡边大叔,我回来啦。”我冲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整个宣传部只有我才这么叫他,其他人都叫他经理。我看到他的眼角似乎落下了一颗浑浊的眼泪,他其实很讨厌这种煽情的画面,但他没有推开我,只是拍拍我的背,轻声地说了句:

  “好好干。”

  我把那个策划案递给了渡边大叔。

  虽然我以前的策划案从来都是天马行空,完美没有逻辑性可行,但是渡边大叔每次翻开我的策划案的时候眼神中都带有一点期待,这次也不例外。

  他拿着那个策划案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示意我跟着他,然后他喝了一口自己杯里的茶水,才翻开那个策划案。我知道他已经做好失望的准备了,但是这次我不会让他得逞。

  他看了看策划案,又抬起头看了看我,再次喝了一口茶水。

  “太棒了!青木小子!”他叫了起来“快过来看看!臭小子们!看看青木小子的策划案。”

  我第一次见到渡边大叔有这样的举动,他当然也曾宣扬过其他好的策划案,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激动过。

  宣传部的所有人都靠了过来,渡边大叔把我的策划案拍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看看!都看看!看看青木小子写的策划案!再看看你们写的那是什么狗屎!你们还好意思以前瞧不起人家。”

  渡边大叔指着所有人说道,就像是一个父亲帮一个受了无尽冤屈的儿子平反一样。

  其他人也试着去翻那个策划案,想从里面找到一些瑕疵来为自己辩解。但是没有,这个策划案比起他们以前拿出来的那些,要完美很多。

  结果也理所应当的,我的策划案被采用了,也因此,我得到了跟公司高层出现在同一个会上的机会。

  这个会上出席的人有很多不是那么面熟,但也是有见过的,比如渡边大叔和亚美,而且还有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江户川没出现在这个会上。

  开会的整个过程中,我很紧张,因为我是主讲人,我没敢看其他高层的眼睛,我一直都盯着亚美和渡边大叔,他们也一直用眼神给我说“加油”。这让这个会变得比我想象中的轻松了许多。

  会议的最后,一个我没见过的中年男人问了我的名字,我回答了他。渡边大叔插嘴了一句:“是我宣传部的人,怎么样?不错吧!”

  他就像一个急于炫耀自己孩子的家长一样,但是我很喜欢他这一点。

  中年男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渡边大叔还有我分别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之后的日子就平淡了许多,大约过了四个月差不多吧,和以前的生活很类似,唯一的不同只是我的业绩从垫底变成了第一名。渡边大叔找到了我,说了一些很煽情的话,就好像我马上又要滚出公司了一样。

  但是事实是,我没有要滚出公司,我只是离开了宣传部。因为江户川被调到了别的分公司的缘故,亚美接替了他的职位,而我,因为上次在会议上的出色表现,成为了人事部的经理。

  当天晚上,亚美找到了我,说要庆祝升职,我们约在了上次吃饭的那个餐厅,点了一样的菜。

  “千叶青木。”亚美像上次一样盯住了我的眼睛。

  “嗯。”我应答着她。

  “我想跟你一起变好。”亚美的脸有点微红。

  我有点不确定她是什么意思,但是没等我想太多,她俯下了身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现在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最重要是,这顿饭的钱,是我付的。

陈彧先生

1974年,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被发现滋生真菌。埃及政府将他的木乃伊送往法国修复,还为此特别发给其木乃伊一本国民护照,职业栏上注明“国王(已殁)”,以盛大的军礼替他举行出国仪式。而法国对其木乃伊,也在机场以元首待遇隆重欢迎。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唯一有护照的木乃伊。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你们看我的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