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皇后系统

第四十七章背叛,自毁容颜

快穿之皇后系统 天下霸途 2758 2018-12-07 00:51:54

  天外飞仙,舞如其名。

  虽然李小茹说得很玄幻,什么梦中有仙人传授舞技,可即便很玄,从她口中说出来,没人不信。

  再场的人都将她当成了仙子般的存在,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嫣。

  突然,刘氏竟然站了起来,开口道:“诸位,今日的宴会虽然是为了祝贺小女册封郡主,可也是为小女择婿之宴,在场的都是玉京城的达官贵族公子,身份显赫,谁若是能得小女青睐,可当场定婚。”

  闻言,在场的公子才俊纷纷回过神来,都一脸的激动,若是能抱得美人归,即便是死他们也值了,都准备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来赢得美人欢心。

  李小茹却是彻底傻眼了,好好的祝贺宴,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相亲宴了,阴谋,这绝对是阴谋,刘氏是要给她来一个釜底抽薪啊!

  刘氏望向李小茹,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道:“婉茹,在场的都是我大楚的才俊,家世显赫,你看上谁,母亲和相爷都会为你做主。”

  可她的这一脸慈爱之色落入李小茹眼中却是那般的面目可憎。

  李小茹不由将目光望向了楚昭玥,此时此刻,她希望楚昭玥能够站出来为她说话,以他大殿下的身份,定然能够阻止这场阴谋。

  可楚昭玥却是独自一人拿着酒杯,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根本没有为李小茹说话的意思,李小茹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心中隐隐刺痛。

  她也知道此时楚昭玥不宜开口,可心里还是很难受。

  秦歌第一个站了出来,朝李子臣和刘氏道:“相爷,夫人,我秦歌对郡主一见钟情,非她不娶。”

  魏延瞬间就坐不住了,站出来道:“相爷,夫人,我魏延对郡主也是一见钟情,非郡主不娶,我镇北王府乃一方霸主,以后我继承王位,郡主就是王妃。”

  而就在这是,四殿下楚昭尘也站了出来,拱手道:“李大人,夫人,君凤小姐被父皇赐婚,嫁于我大哥,而郡主若是能够嫁给我,也算是亲上加亲,本殿下定会爱护郡主一身,给她世间最尊贵的身份。”

  世间最尊贵的身份,言外之意就是皇后了。

  楚昭尘和楚昭玥是诸多皇子中争夺太子之位的最有力竞争者,而楚昭玥的母妃是皇贵妃,仅次于皇后的存在,身后更是了庞大的世家支撑,比之楚昭玥更有力,在他眼里,太子之位非他莫属,才这般自信。

  楚昭玥见楚昭尘要迎娶李小茹,手中的酒杯紧紧一握。

  “你们说够了吗?说够了就该我说了。”李小茹面色变得十分平静,面向李子臣,道:“爹,女儿还不想嫁人,女儿只想陪在爹身边,侍奉爹。”

  李子臣欣慰道:“婉茹,为父知你有孝心,爹心甚慰,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当有爹给你做主,在场的公子都是身份显赫之人,你看上谁,爹都可以为你做主。”

  闻言,李小茹知道李子臣是铁了心要把她嫁出去了,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通通都是狗屁,她可不吃这一套。

  魏延突然来到楚昭玥身边,在楚昭玥耳边轻语了几句,楚昭玥脸色一沉,魏延竟然让他帮他说话,只要帮他说话,他就代表镇北王府支持他登上太子之位,虽然有了相府和大将军府的支持,可也仅仅能够和楚昭尘持平,若是得到了镇北王府的支持,太子之位非他莫属。

  可让他背叛自己心爱之人,他做不到。

  “爹,女儿有了喜欢之人,女儿此生非他不嫁。”李小茹突然开口,语出惊人。

  可这话一出,却是让在场的公子们都伤心了。

  魏延和秦歌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他们都想要知道李小茹心爱之人是谁。

  楚昭玥闻言,以为李小茹要将她心爱之人是他的话说出来,立即站了出来,李小茹还以为楚昭玥是要为她说话了,心中一喜,可下一刻,她的心就彻底碎了,楚昭玥开口道:“李大人,夫人,魏延世子与郡主私交甚好,相比郡主心爱之人是魏延世子,本殿下与魏延世子相交日久,知晓他为人平行端正,又能文能武,与郡主实属良配。”

  这番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如同刀子一般狠狠的插在了李小茹的心口,目光不可置信的望向楚昭玥,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此时的她心如刀割,仿佛天塌地陷,面临世界末日一般,她心爱之人竟然说她与别的男子是良配,她知道楚昭玥对权利的热爱远远超过了对她的爱,可至少是真心爱她的,这一切她都能接受,可现在,她心爱之人竟然背叛她,说出了这番伤人的话,是她万万不能接受,不能原谅的。

  楚昭南说出这番话时也是悲痛万分,甚至后悔,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无法回头了,婉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以后定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刘氏笑道:“相爷,魏延世子镇北王之子,镇北王乃我大楚栋梁,虎父犬子,魏延世子定然不差,以后也会继承镇北王之位,况且魏延世子与婉茹两情相悦,合该成全他们。”

  李子臣对魏延本就十分钟意,毕竟能与镇北王联姻,对他相府大有裨益。

  钟情于李小茹的秦歌内心苦涩连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小茹会钟情于魏延,他终究还是输给了魏延。

  李子臣望着魏延,道:“魏延世子,本相就将婉茹许配给你,你可要好生待他,不然本相可不轻饶你。”

  魏延大喜过望,连忙道:“相爷放心,我魏延再此立誓,此生只娶郡主一人,用生命去爱护她,绝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哈哈。。。。。。”李小茹却是突然疯了一般的笑了起来,道:“什么情,什么爱,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李小茹取下身上挂着的白玉凤佩,狠狠的砸在地上,砰!白玉凤佩四分五裂,白玉凤佩碎的那一刻,李小茹的心也跟着碎了,楚昭玥的心也碎了,此时楚昭玥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他被权利蒙蔽了双眼,背弃了他们之间的爱情。

  李小茹目光冰冷的环视着众人,指着他们,道:“你们一个个口口声声说爱我,你们了解我吗?你们不了解,你们喜欢的只是我这副皮囊罢了,你们喜欢的是那个得天下第一美人者,得天下的谬言。”

  “还有你。”李小茹突然指向刘氏,怒声道:“刘氏,你这个毒妇,你不是想要毁了我吗?你如今称心如意了。”

  “放肆。”不待刘氏发飙,李子臣就发飙了,喝斥道:“婉茹,你发什么疯,来人,给我将二小姐带下去。”

  李小茹突然取下头上的珠钗,目光绝望的望了楚昭玥一眼,眼角流出了悔恨的眼泪,她后悔爱上这个不该爱的男人,这个只爱权势的男人。

  “世间男子皆薄幸,我一定要让你后悔。”李小茹说了一句凄凉的话后,满眼恨意的望向楚昭玥,用珠钗狠狠的划在自己的脸上。

  “不要。”楚昭玥大吼一声,想要阻止已经迟了,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魏延,秦歌两人前去阻止,却也晚了一步,李小茹那张倾城绝世的容颜上被划出一道狰狞的血痕,容颜尽毁。

  虽然是划在她的脸上,却仿若划在了楚昭玥,魏延,秦歌三人的心上,心在滴血。

  “逆女,逆女。”李子臣气得浑身发抖,怒极攻心之下,昏厥了过去。

  “相爷,相爷。”刘氏也是急了,连忙将李子臣扶住,喊道:“快去请大夫。”

  在场的众人都伤心欲绝,为李小茹那张倾城绝世的容颜被毁为伤心,而唯独一人最高兴,那就是李君凤了。

  “李婉茹,我说过,要让你万劫不复,你如今容颜尽毁,看你拿什么和我争。”李君凤此时的面容十分狰狞。

  李小茹凄然的望了一眼楚昭玥,她的眼神如一柄利剑刺入楚昭玥的心口,痛苦难当,仿若窒息一般。

  楚昭玥,你负了我,我定会让你后悔,我再此立誓,此生定不会让你登上皇位,你我从此恩断义绝,两不相欠,李小茹的心在这一刻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